ChatGPT - 資安與金融業

OpenAI於2022年11月推出的ChatGPT(Chat Generative Pre-trained Transformer)是一款近期非常流行的聊天機械人,廣泛應用於資料搜集、文章撰寫、語言翻譯、程式碼編寫和調整、計算等領域。那麼,ChatGPT在金融方面能夠提供什麼樣的助力呢?然而,ChatGPT可能會出現資安問題?    

1966年,麻省理工學院推出了世界上公認的第一個聊天機械人Eliza,其應用範圍主要是模擬與心理治療師的對話。隨著聊天機械人的功能不斷演進,其應用範圍已經不僅限於單一用途。現代的聊天機械人配備學習功能,能夠自動學習和理解人類語言的語法和語意,並具備與人類進行自然對話的能力。    

金融業可以利用ChatGPT獲得多種效益。其中最常見的應用之一是在客戶服務方面,為客戶提供24小時不間斷的對話、回覆或推廣,提高客戶的滿意度和體驗。此外,ChatGPT還可以分析大量關於金融方面的數據,從而預測市場的走勢,有助於投資者做出更明智的投資決策。同時還可以應用在機構上的風險評估和風險控制,通過自然語言處理技術來監測客戶的交易行為和交易風險,提高風險管理的效率和準確性。    

ChatGPT雖然可以為金融企業帶來好處,但在資訊安全方面仍然是企業需要考慮的重點。因此,有些企業已經禁用員工使用ChatGPT。這是因為ChatGPT本身需要龐大的資料庫支持運作,其中包括了不少敏感資訊,如個人身分資訊和銀行資訊等。如果這些敏感資訊被非法獲取或洩露,會對用戶和企業造成嚴重的損失。知名消費電子產品及電子元件製造商三星就曾因員工將半導體設備、程式碼相關的資訊上傳給ChatGPT以方便工作,導致公司機密資料外洩。這也表明,企業在使用ChatGPT時需要特別注意資訊安全問題。   

因此,如何對資料進行加密及保護,配合國家如何監管,制定法規會成為ChatGPT的一大課題。只有在資訊安全問題得到充分解決和保障的情況下,ChatGPT才能夠被廣泛使用。   
    

尹展軒   
Senior IT Consultant

More Updates

Further reading

Deepfake - AI的兩面效應

在2017年,Reddit這個知名的娛樂、社交及新聞網站中的一位名為"deepfakes"的會員發佈了一個由AI合成的名人偽造視頻,從此開始這種AI合成技術被稱為Deepfake。Deepfake一詞由"Deep Learning"和"Fake"組合而成,它是一種利用人工智能深度學習模型的技術。其原理是通過兩個神經網絡相互對抗,經過交替優化訓練後,生成的內容可以與真實人物難以區分。 最初,Deepfake技術主要用於宣傳和創意用途,並且在大多數影片中,作者都會聲明其影片是假的。此外,Deepfake甚至被用於彌補原本無法實現的事情,其中最著名的應用是在好萊塢電影《玩命關頭7》和《星際大戰》中的主角保羅·沃克。沃克在拍攝期間意外身亡,他的角色由他的弟弟代替完成,然後使用Deepfake技術連接電影中的場景,最終使電影完成並上映。 然而,儘管這種技術表面上看起來無害且有著良好的意圖,但它卻帶來了許多法律問題和信息風險。隨著技術的發展,任何人都可以輕易製作假影片或假聲音,其中可能包含不良意圖。由於Deepfake可以模仿任何人的外貌和聲音,這意味著任何人,尤其是知名人士,都可能被放置在虛假的情境中,從而造成名譽損害。此外,Deepfake技術可能被濫用於政治操作、偽造新聞和商業領域,這些都可能成為其負面影響的例子。而最接近普通人的可能就是由Deepfake技術產生的詐騙。 由Deepfake產生的詐騙主要可以分為三種。首先是電話詐騙,主要是模仿親朋好友的聲音,以此來騙取金錢和個人信息。詐騙者不僅模仿聲音,還能模仿說話的語調、斷句和口音。其次是視訊詐騙,由於Deepfake技術可以合成影片和語音,這意味著你可能會接到看似是你認識的人打來的視訊通話。第三種是恐嚇詐騙,主要是通過合成不雅照片或影片來恐嚇並勒索當事人。 在接下來難辦真相的網絡世界中,Deepfake只是當今科技社會所面臨的一個問題,法律和社會規範應該如何跟上這一步?如何解決其中涉及的著作權和倫理問題?這些都是需要進行深入討論和驗證的重要課題。 尹展軒 Senior IT Consultant

數碼轉型的步伐

數碼轉型是企業面對的一個重要議題,特別是在疫情後加速了企業對數碼轉型的關注。根據統計,超過九成的香港公司將數碼轉型列為首要任務。數碼轉型是指企業運用數位技術和資訊科技改變業務模式、運作流程、產品和服務。它可以帶來多種好處,包括簡化工作流程、降低成本和創造新的商業模式。數碼轉型可以包括幾個方面的轉型。首先是使用最新的通訊技術,如Microsoft Teams和Zoom等即時通訊工具,可以大大提高內部和外部溝通的效率。其次是電子支付,電子支付平台在香港越來越廣泛使用,從傳統的八達通和信用卡到新興的Apple Pay、Alipay和WeChat Pay等。對於零售商來說,這是一個不可或缺的轉型。另外還有網店,網絡購物已成為不可逆轉的趨勢,未來幾年內實體店將轉型為網店。對於剛剛創業的小型零售商來說,網店可以帶來比實體店更高的收益,並且依靠數碼科技支持整個業務流程。最後是大數據、雲端和人工智能,這些技術解決方案可以有效提升公司的業務表現。儘管企業都認識到數碼轉型的重要性,但實際上真正實施的企業數量卻少於預期。根據統計,雖然有九成的受訪公司將數碼轉型視為首要任務,但最終真正制訂內部計劃實踐的卻不到三成。另一項統計顯示,香港領先數碼轉型的企業只有7%,落後於亞太地區的11%。分析表明,大多數未成功實施數碼轉型的企業面臨幾個問題。首先,企業受限於傳統框架,特別是已經取得成功的企業,擔心轉型後無法取得同樣的成就。其次是人才短缺,數碼轉型需要大量的人才支持。第三,企業缺乏堅持力,實施轉型需要時間,有些企業可能無法堅持下去,選擇繼續使用傳統方式經營。數碼轉型理論上可以增加企業的競爭力,但每個企業的情況不同,必須在計劃或決策轉型之前評估當下公司的狀況是否適合進行轉型。 尹展軒Senior IT Consultant